熊Dai

@Dai⬇️
求评论
咸熊
画画同人
最近沉迷d5 主佣空 前机 盲女 无雷
非点图无锁可自取 谢谢喜欢:)

心型病毒(下)

上课姨母笑抖得学妹侧目hhhhh

茶可夫斯基:

 @熊Dai 我写完啦!




“那个,玛……不、贝坦菲尔同学!等等!”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呼唤,玛尔塔本不想过多理会,然而原本痞气不羁的语调里的毕恭毕敬让她心生疑惑。于是她停了下来,转身望向身后的男生,扬声问道。


“是我听错了吗,一向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萨贝达,竟然学会尊重人了?”


随意敞着校服衬衫领口的少年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走到身姿挺拔的少女面前,想要正经些却又不知所措,只好眼睛瞟着别处,尴尬地挠起脑袋来。


“衣冠不整,扣1分。”面无表情的风纪委员长飞快地掏出扣分本在上面记录。


“欸!等、等下啦……!”奈布吓得一把将本子从对方手里抽了出来,举到头顶。


“你居然敢冒犯风纪委员!果然刚才的礼貌就是装出来的。本子还给我!”柳眉倒竖的玛尔塔气得上前就要去抢他手里的记录本。无奈对方比她高出一个头,她怎么都够不到少年的手,心下一急,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鞋带,顿时失去重心向前倒去。


“小心!”


奈布赶紧伸出手抱住要摔在地面的少女。然而因为两人的位置略有偏差,在抱住对方的瞬间,少年立刻感觉到自己的手抓住了什么柔软饱满,质感极好的部位,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等……等下,该、该不会是!?


“流……流氓!!变态!!!”站稳脚跟的玛尔塔一把推开了还在面红耳赤发愣的奈布,又羞又急得整张脸几乎红到要滴出血来,完全不顾形象地吼道。


“对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终于反应过来的男生慌忙又摇头又道歉,懵得几乎大脑当机。


从万年冰山变成爆裂火山的风纪委员长抢过还在对方手里的记录本,狠狠地甩了对方一记眼刀,双手护着前胸转身就走。


“玛尔塔!真的,你别走!”想起自家兄弟的委托,奈布急得也忘了什么礼数,直接一个箭步追上少女,牢牢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还想干嘛?!”用力甩开对方,玛尔塔怒意未消地回头瞪着他,碧绿色的眸子里几乎喷出火来。


“我是有急事,才不得已来找你的。”少年面露难色,对着她又是道歉又是作揖。“你想扣我多少分,甚至直接把我拎到教务处长那里我都认了。但是求求你先听完我的话好不好,我不能不管自家兄弟的死活啊……”


玛尔塔警惕地打量着面前可怜巴巴的男生,飞快地在心里思忖着。


两人打小就是邻居。奈布的性格自己是知道的,混不吝的臭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初中的时候就敢跟高中生打架,一个人单挑十几个牛高马大的英国男生都没怕过。这样一个硬气的家伙,现在居然低声下气地请求自己帮忙,大概是真的遇上什么麻烦了。


“那我就姑且听听。”她将信将疑地说道。


“啊!太谢谢你了……”


“慢着!”恢复冷静,然而双手依旧护在胸前的风纪委员长制止住惊喜到差点跳起来的男生。“你……给我离两米远再说话,我现在非常的不信任你。”


“哦……好咯。”


看着对方乖乖后退到指定距离后,玛尔塔点了点头。


“行,现在你说吧。”


 


 


 


 


“你说温子仁的《招魂》系列又上新了?我怎么不知道!”特雷西又喜又疑地问道,立刻翻出手机查看资讯。


“你前段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当然不知道啦。”玛尔塔一边打开饭盒,一边回答。“今晚首映,周围的电影院应该都会爆满吧……”


“该死!我知道的太晚了。”特雷西一脸懊悔不已的模样,涂了深梅子色唇釉的嘴唇垂得几乎快要掉在地上。


“真的订不到位置了?”


“对啊,附近所有的电影院都没票了。噫呜呜噫,好想看啊……”


“特雷西,有人找!”


一声呼唤把她从悲伤中拉了出来。


“谁啊?”少女有气无力地抬起了头。玛尔塔往门口瞥了一眼,发现威廉身后还站着某个粉毛时,立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低头专心致志地吃饭了。


“不知道呢,你出去看看吧。”


“嗯……”


特雷西艰难地离开位置,往门口走去。


“怎么又是你?!”刚看见威廉的一头脏辫,她的脸就皱了起来。


“告辞。”少女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要走。


“欸等等!我想……请你看电影!”


特雷西站住了。


“看什么?”


“是这个。”


少年诚惶诚恐地将手中的电影票递到她面前。只看了一眼,特雷西的眼睛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招魂》?!”


“对、对啊……”威廉小心翼翼地笑着,观察对方的脸色。“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我特雷西·列兹尼克怎么可能为了区区一张电影票而……


等等,这个位置也太好了吧?!


“今晚七点,电影院门口见。”少女向惴惴不安的少年第一次露出了微笑。刹那间,威廉感到整个人炸出了无数粉色的泡泡。


上帝,她笑起来好好看啊!嗷呜!


“行了行了,赶紧回去准备吧。”克利切赶紧拉过还在痴笑的少年,回头刚要叫上奈布,却发现对方已经不见踪影了。


“这小子,不会又去作死了吧?”


 


楼道间的清洗池边,玛尔塔正在洗自己的饭盒,忽然感觉一个人悄无声息地站在了身后。


“你午饭吃了什么?”略带痞气的声音悠悠响起。


果然就是他。


“跟你有关系吗?”她头也不抬地回答,顺手拿着将满是水珠的饭盒往后一甩。


“别这么冷漠嘛。”身后传来水珠落在地面的声音,看来对方灵活地避开了自己的“攻击。”


“我前天晚上,经过你家门口时,闻到Chatamari的香味了。”见她要走,奈布立刻挡在了对方面前,继续嬉皮笑脸地说道。


“有意见?我不可以做别国的料理吗?”


“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也知道,我是廓尔喀人嘛。那什么,我在想……”


“不,你不想。”猜到少年意图的少女立刻打断了对方没讲完的话,冷下脸来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玛尔塔……”奈布的声音突然低落下去,难过得令她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男孩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她,蓝色的眼睛里除了失落以外,还有些不可言说的悲伤情绪。


“真的不可以吗?”


玛尔塔的嘴唇动了一下,但是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的转身离开。


真是个只会给我添麻烦的家伙。


少女在心里腹诽道。


说的这么仓促,我哪里有买材料给你做啊……


 


 


 


 


 


晚上七点,电影院门口


威廉难得的穿了除校服训练服以外的休闲服装,去掉了花花绿绿的发带,整个人好好捯饬了一番,看上去倒也蛮清爽。


人看着挺清爽的,只是内心就爽不起来了。


现在正在等着特雷西的他实际上紧张的要死。


奈布可是拍着胸脯跟自己保证,特雷西是个不折不扣的恐怖电影迷,还是导演温子仁的铁杆粉丝,请她去看他的电影一定能成。所以自己排了一个通宵的队,终于买到了两张连在一起的电影票。


她会来的吧……


“嘿,你先到了啊。”耳边的一声招呼吓得威廉差点撕碎了手里的票。


“哦、哦哦……你来啦,列、列兹尼克同学……”他小心地笑着,向对方打招呼。


 


Lucky说过第一次约会,不能太熟络地直呼女孩子的名字,还是称呼姓氏会比较礼貌。(克利切:为什么介个眼镜仔会这么懂!)


 


面前的特雷西穿着一身紫色的连体裤,还涂了相衬的深紫色口红,本就白皙的她看上去就像哥特式油画里的人物,神秘之余,还有少女天生的狡黠灵动。


“我们现在进去吗,还是?”


“呃……你想吃爆米花吗,我可以买!”威廉指着不远处的售卖点,那里正在出售一桶又一桶金黄喷香的爆米花。


“好啊,好久没吃了。”


 


买一桶最大桶的爆米花,不要买两份小的。这样你就有机会在电影院里和对方吃同一桶爆米花时,装作无意地触碰到她了。肢体上的不小心接触,是偷偷增加潜意识好感度的一个窍门。


Lucky,兄弟我可都听你的了,把运气分我一点吧!


 


买了最大份爆米花的威廉和特雷西一同走进了影院。


 


 


事实证明,好运气并不能传递。


你的基友自然是欧皇;而你,依旧在非酋的泥淖里挣扎。(说到这儿,作者本人留下了热泪……)


 


从电影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昏黄的路灯下只有几只蛾子在扑棱棱地撞击着灯泡。


特雷西一脸嫌弃地走在前面,威廉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一向精神的脸竟然有些憔悴。


难以置信,这个看上去无所畏惧的傻大个,居然会被恐怖片吓成那个样子!


她默默按下了内心疯狂OS的按钮。


全程捧着爆米花桶的少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颤抖,然而那纸筒里不停窸窸窣窣的爆米花早就暴露了他的恐惧。鬼还没出来的时候,坐在一旁的特雷西就听到了他掩人耳目的抖腿声;等到恶鬼现形时,那格格作响的牙关打架声就仿佛机关枪一样在她耳边炸开了。


拜他所赐,特雷西从头到尾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在电影上,末了离场还不得不帮他一起把那抖搂一地的爆米花碎拾起来。


真是的,自己就不应该答应来的!


越想越来气的特雷西没有发现自己越走越快,直接远远地把威廉甩在了身后。


 


“啊!”光顾着生气,低着头走路的她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抱歉,刚才没看到您……”特雷西立刻向对方道歉,一边往后退,不料手腕却被扣住了。


“小姑娘……”


唔呃,好臭的酒味。


“这么晚了,一个人要去哪里啊~”被她撞到的是个醉醺醺又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堆着肥油的肚子几乎都要顶到少女身上去了。此刻他正死死抓着特雷西异常纤细的手,一双小眼睛只往她身上瞅。


“我……”她压制住心里的恐惧往后看,发现身后空无一人,而且所在的街道也不是之前的街道。


糟了,一定是刚才没看路乱走,跟威廉走散了。


“你看你一个人,多孤单哦……要不要跟叔叔一起走啊?”男人笑的越发不怀好意,另一只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往少女身上摸去。


“不要!”特雷西挣扎起来,无奈力量上的悬殊让她的反抗毫无作用。


“要乖一点哦……嗯?!”


两人正在纠缠着,忽然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奔跑声。醉汉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一个人冲了上来。接着,一股强劲的力道让他不得不松开了抓着女孩的手,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差一点就瘫坐在地上。


“好痛!……喂,你是什么人?!”


“我?当然是和她在一起的人啊,大叔。”还在气喘的少年将惊魂不定的少女紧紧护在身后,眼神冷冽得让醉汉的酒立刻醒了一半。


“麻烦大叔你自己走吧,不要来麻烦我们这些学生啦。”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是威廉的表情可不是玩笑的感觉。醉汉只觉得自己再赖着哪怕多一秒,就会被这个体格健硕的男学生给揍得鼻青脸肿,只好一步一踉跄地悻悻离去。


直到那人走远了,威廉才松了口气。转身看向特雷西时,已不是刚才那副凶巴巴如黑面神般的神情。


“他有没有对你怎样?”


少女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垂下来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看不到表情如何。


大概是被吓坏了吧。


于是少年弯下了腰,用像对一只小猫咪说话那样温柔的语气询问道。


“这里是另一条路。我们回去好不好?”


“……嗯。”特雷西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背在身后的手轻轻捏着自己的衣角。


 


 


 


回去的路上,并肩走着的两人出奇的安静,路上只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以及偶尔从远处传来的汽笛声。柔黄色的街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逐渐在末端合二为一。


特雷西没有开口,威廉也不知怎地不敢打破此时的寂静。


真想一直这样子走下去。


心事相同的两人,却不知道彼此也是这样想的。


然而他们终究还是走到了岔路口,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了。


“……我家就在那边,转角就是了,很近。你……不用送我过去了。”特雷西率先打破了沉默,眼睛却有些躲闪,不敢望向对方。


“哦,那、那你小心一点哦。”


“嗯,再见。”明明还想说些什么的少女突然语塞,只好简短的说了一句道别,转身朝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拜托,可以叫住我吗……


特雷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她只记得,当威廉真的在背后喊她的名字时,自己转身的速度快得令两人都感到惊讶。


“什么事?”少女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威廉站在路灯下,鹅黄色的灯光给他笼了层柔和的光晕,那双眼睛,纯净明亮得让特雷西感到不可思议。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才羞赧地开口。


“就是……那个什么,以后如果……还可以一起看电影的话,结、结束后,你能不能不要走那么快啊……我想,如果你在我看得到的地方的话,这样,有什么情况我、我就可以马上,保、保护你了……”


欸?


心跳……是漏了一拍吗?


沉沉的夜色掩住了少女那飞红的双颊,以及暗自萌芽的情愫。


特雷西只记得回到家后,自己的脸还如发烧一般滚烫。心跳一直砰砰砰砰跳得飞快,慢不下来。


自己这是,喜欢上他了吗?


少女呆呆地看向镜子。


怎、怎么可能!一定,一定是染上什么病毒了吧!


嗯呐,是被病毒入侵了呢,打针吃药都没用哦。


毕竟这是心型病毒呢。



评论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