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Dai

@Dai⬇️
求评论
咸熊
画画同人
最近沉迷d5 主佣空 前机 盲女 无雷
非点图无锁可自取 谢谢喜欢:)

心型病毒(上)

我爱茶基🙈🙈🙈

茶可夫斯基:

这是送给 @熊Dai 的文!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1551,阿Dai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写什么QuQ豁出茶命!




设定:现代高中paro,前机高二同级生,前锋体育特长生,机械师优等生设定


 


 


心型病毒正在横行


无可救药


翻来覆去想的都是你


神魂颠倒


无计可施


——题记


 


 


"嗳,你看,他又来找你了。"


不理会同桌好友略带兴奋又八卦的小声提醒,特蕾西干脆趴在桌面上装睡。


切,烦人的家伙……


她在臂弯中默默翻了个白眼。


自己怎么就招惹上这样的傻大个了呢。


 


 


事情还要追溯到四天前。


当时特蕾西正在拼命往学校方向赶。


一向守时的自己居然会起晚了,肯定是昨晚打游戏打太久,今早才会睡过了头,连公交车都没赶上。


哦天,今天第一节课是杰克老师的英文课!


累得快要缺氧的大脑中顿时浮现出那位看上去温文尔雅,实际上一肚子坏水,总能想出让学生心惊胆战的“教学方法”的高个儿男士祥和微笑(……)的面孔。


噫,可怕的变态绅士!


特雷西只觉得仿佛在冬天里被人往头上泼了桶冰水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牙关都止不住打颤。


她可不想被这位戴着单片眼镜(明明他视力好得很!)在那装模作样的老师抓到自己迟到。


呼……可是跑步真的……真的要人命啊。


等有空了,一定要在实验室里研发出最轻松的代步机器代替人力。


这位热爱内心独白的少女哪怕快要喘不过气,也不忘在心中吐槽着。


天啊,怎么还没到学校……


刚跑到街道拐角处,特雷西就猝不及防的迎面遇到了一个从另条街道冲出来的人。来不及刹车的两人只好硬生生地来了个面碰面。


“啊!!”


“妈耶!”


我,是撞到了一块人形板砖吗……


躺在地上荤七八素的少女发明家似乎看到了自己刚研发出来的机械人偶插上了翅膀,如小天使般在自己的眼前绕着圈圈飞来飞去。


“胸口好痛哦……”同样撞倒在地上的人似乎在揉着自己的胸口,粗声粗气的委屈着。


“唔……”特雷西挣扎着想坐起来,不料全身像散了架的木偶怎么都动不了。


完了完了,我怕不是要交待在这儿了……


“欸,你这校服?……你也是欧利蒂斯高中的学生吗!”那个人站了起来,走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她。她这才发现对方是个皮肤黝黑,体格健硕的男生,黑色的脏辫从额上的发带边散落下来,看上去格外不羁。


体育生吗……


“对的……”特雷西咳嗽了两声,有气无力地回答。“不过,我们应该会迟到了吧……”


“啊!”男生一拍脑门,如梦初醒。“刚才一撞把我撞懵了,你不说我都没想起来快到点了!嗯……你还好吗,能站起来吗?”


你觉得我看上去好吗……


“算了,你快走吧,我回头请个病假就……诶诶?!”


特雷西只觉得身体忽然一轻,下一秒整个人被对方稳稳地扛在了宽厚的肩上。


“你你你干嘛?!”


“我怎么能让同学错过今天的课堂呢?你就看好了吧,我一定不会让咱们迟到的!”


“你不会是想……妈呀!!!”


轻松扛着少女的少年脚下生风地绝尘而去,惊得路人纷纷侧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使赫尔墨斯?!


 


“特雷西。”一只纤细的手在桌面敲了敲,迫使趴在桌上假寐的人抬头。


“嗯?”


“外面的那个男生,威廉·艾利斯一直在找你呢。”


说话的人是玛尔塔·贝坦菲尔。她是特雷西所在班级的班长,也是学校的风纪委员长,出了名不苟言笑的优等生,在学生当中具有相当的威信力。


“可我不想出去……”特雷西撇撇嘴,小声地嘟囔。


“你再不出去的话,看热闹的人就会把大门口都挤破了。”


重重地叹口气,她终于双手撑着桌面站起身,一路经过各种八卦目光的洗礼,不情不愿地向门外走去。


“嗨,特雷西,今天的你还是一样的羸弱呢!”一直等待的威廉在看到少女出来后,露出了自己那招牌的自信笑容向对方打招呼。


去你的羸弱!


“有事吗?”少女没好气地问道。


“有,当然有!”没有听出对方话里的不耐烦,威廉一把将身后藏着的便当盒拿出来塞到她手里。“当当——这是给你特制的强身健体餐!我用了油脂很少的鸡胸肉做了凯撒沙拉,你得多补充一点蛋白质,长长肌肉,不然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也太容易……”


扒在门边上偷听的男生们已经有几个憋不住笑出来了,其中就有同为体育生的奈布·萨贝达。


少年还在兴奋地说着,没有注意到对方的脸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汁。


“我不要。”


“balabla ……欸?!”


“我说,我·不·要!”特雷西将便当盒用力推回给对方,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怒火。“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你不要再给我送这些东西了!烦不烦啊,你这样真的很让人困扰欸!不要再来了!”


语毕,也不管如被五雷轰顶般张口结舌的威廉,她冷哼一声转头就走,还不忘砰地一声甩上大门,留下一众被吓傻的男生面面相觑。


“A、A班的女生,都这么吓人的吗……”被基友们称为Lucky的男生战战兢兢地开口。


“别胡说!艾玛酱明明可爱的不行!”


“克利切又来了,啧啧啧……”


“别灰心啊威廉。”奈布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女孩子哪有几个好追的。不过……你看上的这个小姑娘确实……”


“预备铃已经响了,你们没有听到吗?”一声不怒自威的呵斥冷冷的响起,惊得他们出了一身冷汗。


“!”众男生齐齐转头,只见束着马尾的风纪委员长手里拿着一本扣分本,面无表情的站在他们身后。


“玛、玛尔塔……”


“不好意思,我跟你还没有熟到可以直呼对方名字的程度,萨贝达同学。”玛尔塔开始在扣分本上飞快地记录。“预备铃和正式的上课铃之间有2分钟的时间,目前已经过去一分20秒。你们还有40秒时间回到自己班上。”


原本围在A班门口的男生立刻作鸟兽散,飞也似的冲回自己的班级。跑在最后的奈布在与玛尔塔擦身而过的瞬间,飞快地伸出手轻轻揪了一下对方栗子色的卷发马尾。


“你!……”


“嘻,手感不错。”他朝惊愕的风纪委员长做了一个鬼脸,头也不回地跑了。


“下次一定会给你扣10分的。”余光捕捉到正在慢悠悠上楼的地理老师弗兰克先生,玛尔塔只好狠狠地朝少年远去的背影瞪了一眼,不甘心地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放学路上,玛尔塔和特雷西并肩走着。


“所以说E班的男生真的很讨厌啊!”特雷西翻了个白眼,嫌弃地吐槽。


“E班的男生确实挺皮的……但我觉得那个来找你的威廉·艾利斯人还挺好。”


“你认真的吗?!”


“每天不过问你的意见就给你送便当的他虽然是有点烦,但是比起跟他同班的奈布·萨贝达来说,艾利斯真的很好人了。”提到那个把头发染成粉色,同样喜欢扎发带的“混小子”,风纪委员长的扑克脸立刻扭曲起来。“他今天竟然敢揪我的辫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这句话你早就说过很多次了。”少女发明家耸耸肩,开始思考今晚是否要试验下指挥自己的机械人偶下厨房做菜,毕竟自己那身为高级机械师的父亲又被派遣去海外出差了。


再吃方便面,胃可能就废了。


“对了,你爸爸是不是又出差了。今晚你不会又要吃方便面吧?”


“唔……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让我的机械人偶去烹饪……”


“算了,你来我家吧,我做给你吃。”玛尔塔斩钉截铁地否决了对方的想法。


上次这位发明家说什么已经成功让她的人偶学会切菜了,非得让自己去她家一同观看“这一史诗级别的场景”。结果,人偶切菜切到一半突然失灵,菜刀直接从机械手里飞了出来,贴着玛尔塔的侧脸直直钉进了她身后的墙里。这件事导致的后遗症就是一听到“人偶”这个词,坚强的风纪委员长就会回想起那天,被那个带着诡异微笑的光头人偶支配的恐惧。


“欸,也可以啊。我还蛮喜欢你上次做的Chatamari(纽瓦丽披萨,尼泊尔著名的一道菜品),感觉比咱们的炸鱼薯条好吃太多了。”


“之前买了本各国菜谱,觉得尼泊尔菜还挺有意思的,就试着做了。”玛尔塔应了一句,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个艾利斯不是也有给你做便当吗,他还蛮贴心的嘛……”


“别开玩笑了玛尔塔,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不是那种类型。”特雷西用力地摇头。“只有肌肉没有脑子的运动员什么的,跟我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啊。”


“共同语言……也是呢。”不知怎地,风纪委员长的脑中忽然出现了那个朝自己做鬼脸的粉毛少年。


他也是体育生呢……


“嘻,手感不错。”


不错个鬼啦!


“啊,真是的!一点都没有共同语言啊!讨厌死了!”玛尔塔也加入了疯狂摇头的队伍中。


 


 


 


 


“所以说,你怎么会喜欢上那样一个身材平平,脾气又臭的女生啦?”克利切喝了一大口面前的西柚气泡水,好奇地问道。


“我觉得很可爱啊。”威廉闷闷不乐地反驳,手边还放着被少女退回来的便当。


“Dude,我看你是被爱情冲昏脑袋了吧?”裘克大手拍在橄榄球前锋的后背上,“啪”的一声吓坏了旁边乖巧写作业的Lucky。“那个小丫头明明长得跟豆芽菜儿似的,身材从侧面看完全就是直线好嘛,一点曲线都没有,你怎么会……”


“就是因为平,所以才可爱啊!!”威廉中气十足的怒吼直接把路过的店员吓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将托盘扣在蹦起来的克利切头上。


“疯了疯了。”裘克感慨万千地晃了晃脑袋,一头红毛随风飘扬(……)。“A班的女生都是魔鬼吧,把你们迷的荤七八素的。你也是,克利切也是。哦对,还有一直在旁边不出声的那家伙!我觉得你才是最疯的一个。你是中了什么病毒,才会喜欢上那个扑克脸贝坦菲尔啊?!众所周知她对男生一点情面都不讲的好不好囖,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会没事就到她面前蹦跶吧?是想被扣分单贴满脑袋,还是被揪着头发去剃头啊?!”


“哥们儿,你是来喝东西的还是来吐槽的?”奈布啧了一声,抬起右手仔细地端详着,蓝色的眼中难得地流露出温柔的神色。Lucky好奇地瞟了一眼,发现他的手里拈着一根长长的棕色头发,在透入店内的夕阳下泛着美丽的光泽。


他们真的中毒了吧……


眼镜少年选择继续乖巧地写作业(听八卦)了。


“所以,特雷西不喜欢我做的爱心便当,我该做些什么才好?”威廉垂头丧气地长叹一口气,嘴角也拉了下来。“想想办法啊你们,兄弟我是真的不懂女生喜欢什么啦!”


“你不也才认识她几天吗。”克利切凑了过来,一脸过来人的老道模样。“依我看,你先别急啦。要了解对方的喜好,你不如先从她的好朋友下手……”


“我我我只喜欢特雷西的!你怎么能让我去追她的朋友?!……”


“你的智商都用在体育上了吗?!”克利切一个手刀就劈了下去,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是让你去跟她的朋友打听消息啦,死蠢哦!”


“对诶对诶,你先从特雷西的朋友那里知道她喜欢什么,咱们再商量对策,不就可以有的放矢了吗!”


“话说她跟谁的关系比较好啊?”


“好像是风纪委员长哦。”Lucky弱弱地插了一句。


……


少年们陷入了死寂。


“我我还有事,先、先走了哈……”


“那、那我也……God bless you ,bro!”


“既然大家都走了,那我也告辞了。”


转眼间店里就只剩下奈布和威廉面面相觑。


 


 


 


……所以说,一群笨蛋能商量出什么好主意啦。



评论(4)

热度(564)